<em id="npjjb"><form id="npjjb"></form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npjjb"><listing id="npjjb"><meter id="npjjb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<form id="npjjb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npjjb"><nobr id="npjjb"><nobr id="npjjb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npjjb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npjjb"><listing id="npjjb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npjjb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jjb"><listing id="npjjb"><meter id="npjjb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jjb"><nobr id="npjjb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npjjb"><nobr id="npjjb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jj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npjjb"><listing id="npjjb"><menuitem id="npjj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<form id="npjjb"><nobr id="npjjb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故事致命的对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致命的对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5-05 23:10:18曹友伦每晚故事会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、曹友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朝宣德年间,江南金贵县出了个博学多才的年轻举人,乡人都叫他乔爷。乔爷熟读诗书,尤其擅对对子。此外,他对医术药草亦颇有造诣,凡有亲友邻里偶感风寒、跌打损伤,他总自荐草药,却也总能药到病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恰逢春闱,乔爷信心满满地上京赶考。一天傍晚,来到一个村野小镇,便寻了一家客栈歇息。乔爷见客栈的账台上坐着一个妙龄女子,正聚精会神地在读书。乔爷上前,见她读的是《黄帝内经》,不禁勾起了他的好奇心,便道:“姑娘竟也精通石药?”女子抬起头来,见面前站着一个斯文的年轻人,便回道:“先生过奖了,小女子不过略涉医药,精通还差得远呢。但说石药,就不敢苟同了,药材之中,还是草木为先!鼻且阃。姑娘问:“先生也深谙医道?”乔爷道:“医道略知一二,草药却是识得的!惫媚锛跏亲园,便微微一笑道:“那好,小女子也略知文墨,今出一上联,请先生对个下联如何?”乔爷一听暗喜:对对子!岂非石头撞上大山了,便满口回道:“妙哉!姑娘请赐上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姑娘见他一副傲慢自大的样子,便不卑不亢地吟道:“秦艽草,八条腿九条腿十条腿。请先生赐下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乔爷听此上联一惊,自衬:秦艽草,不是治疗风湿痹痛的药草吗?他知道下联最好也得是药草才对,更难的是这秦艽草三字的腿是用数字依次排列着的,这下联就难对了。乔爷苦思不得要领,便找茬道:“这,腿下面就没啥对了呀?”谁知姑娘闻言后不语,缓缓走下店堂,在乔爷面前来了一个倒立的把式,并且用手“走”了几步。乔爷见状惊得后退几步,连呼:“好功夫,好功夫!”那女子听了只是浅浅一笑,没说什么。她自管默默地为乔爷安排食宿,之后悄然离去,再也没提对子的事。乔爷堂堂金贵才子,论文论医,向来没有败过,不想在这乡野小店却碰了钉子。想着下联,想着才子的颜面,乔爷竟是一宿无眠。虽然那女子的倒立已提醒他不要拘泥于上下左右的排列,但他搜肠刮肚地思索,仍然未能对出下联。天明时,乔爷只觉得头昏目眩、身子沉重,竟是下不得床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子见状慌了,虽然问寒问暖,百般照料,乔爷只是躺着,竟是病倒了。后来,连吃喝都大减。女子急了,急忙请来郎中把脉,但汤药入口,却似甘霖浇砂,竟然毫无润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子知是对联惹的祸,便要道出下联,乔爷闻言急得双手直摇,道:“你要说出下联,我马上撞墙而死!毕诺门哟粼谀抢,急忙闭口。女子后来想了想,忽然强颜笑道:“那你要开心一点!要不我再给你表演一个!泵坏惹且阃,女子便整了整衣衫,又来了一个倒立。但这次倒立竟是头部着地的,倒立片刻后,她竟在地上蹦跶了十几下。乔爷见状又是一声惊呼:“好,真好功夫呀!可这、这是头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子虽然细心照料,医生精心治療,乔爷的病情却始终没有起色,有时在梦中他还在呻吟:“头、头,这是头呀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过多久,乔爷竟郁郁而终,一命归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不知乔爷是何方人士,女子只得把他葬在客栈后面的山坡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年春天,姑娘上山祭奠乔爷。忽然,她看见乔爷的坟头上长出了一枝丁香花,并且盛开着满枝花朵。春风中,花朵紧密相依,在风的撼动下,众花亲密无间,耳鬓厮磨,又仿佛在窃窃私语。女子望着那淡雅的花朵,不觉泪如雨下,伤心地叹道:“这丁香花成活后要三载开花,可它——他终于对出下联来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子一边跪拜一边哭着吟道:丁香花,百字头千字头万字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赛车冠军全包法|官网_首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